短篇小故事:借寿钱

短篇小故事:借寿钱
渡口的王艄公,最近身子不大好。这天,有個差官来坐船,等他下了船,王艄公便发现舱底多了一串钱,串上还裹着写了字的红纸。
王艄公不识字,但也看出这钱是那位差官丢的,于是他追上去喊:“官爷,钱掉啦!”没想到那差官一听,脚步却更快了。
王艄公身子虚,没跑几步竟昏倒在地。差官听动静不对,回头见状,只得把王艄公背回渡口边的歇息处,那正是王艄公的家。王艄公醒来后,明白是遇上大好人了,忙起身说:“谢官爷救命之恩!”
差官却咧嘴一笑:“甭谢,我可不是什么善人。”
差官自称姓李,在衙门当差。他平日为人也算正派,只是生性好赌,这半年来逢赌必输。他今早办差,路过灵岩寺,听说寺内的灵镜和尚声名远扬,就想让大师指点迷津。不料灵镜和尚见了他,便道:“你命或不久矣!不过,秋分前后,有场福泽众生的功德可延寿消灾,只是你未必能活到那时……”
李差官心里嘀咕:“我一小小差役,有什么福泽众生的能耐?”他想到身上还剩三百铜子——这钱拿回去也是扔进赌场,再说命都没了,要钱何用?于是他就把这三百铜子当成卦资,往功德箱上一放,转身要走。灵镜和尚忙叫住他:“那场功德殊胜,放弃可惜了。要不,我传你‘以钱借寿法……”
灵镜和尚当场将那三百铜子三枚一份、用红纸包起来,交还给李差官,说:“现在距秋分还有一百天,这些钱正好分为一百份,每份对应一天。你把这些钱偷偷撒到人多处,有人捡去用了,就等于同意借你一天寿命。”
李差官一听,大叫:“这不害人嘛!要借,咱也得光明正大。要不这钱就不分了,全用红纸包好,上面写清缘由,说明是借百天之寿,愿借留下;不愿则丢下。公平!”灵镜和尚闻听,点头称许:“但愿凭你善心,助成此功!”
李差官办完差后回到渡口,想到渡船上过往人多,他迟疑半天,咬牙将钱丢在了船舱的角落里,可不想被王艄公拾去,还非还不可。
“说借,其实是买,三百铜子买人家一百天的命,谁肯啊?”李差官自知理亏,拿起钱要走,不料王艄公一把将钱夺了过来:“这命我卖了!”
李差官大惊:“你可想好!”王艄公郑重地点头:“我缺钱,多得一点是一点!”原来,王艄公自知身子要垮,眼看船撑不了多久,他就想修座桥,方便两岸百姓。他说:“我这些年攒的钱还不够,要是能早点攒够钱把桥修好,就算搭上我这条老命也值了。”
李差官听罢大为感佩,他寻思半晌,猛拍大腿,说:“老哥,我这三百铜子又能帮得了你什么呢?最近城里钱庄利息高,要不你把钱存到钱庄,三月后取出本息,你再在渡口募化一些,就差不多了。”
王艄公一听,忙从炕角摸出几个小皮囊,交给李差官:“今日官爷救我一命,你的为人我信得过,这钱就拜托你了。”说着,他又把那串借寿钱揣进怀里,“不过,这借寿钱还是得归我,真要能显灵,我也算给你争取了办事的时辰。”
李差官感慨不已,他与王艄公约好秋分相见,随后连夜返城了。
转眼百日之约将近,李差官却没了消息。王艄公身子骨比预想的更差,眼看不行了。这天,灵镜和尚路过渡口讨水喝,王艄公便将他与李差官的事说了,又央求道:“我怕等不到那官爷了,恳请大师,等他来还钱时,能否替我出面,与他一同张罗修桥之事?”
灵镜和尚说:“出家人不问尘事,但你俩的约定也不能坏。再过三日便是他还钱之时,好歹挨到那天再说,要不你拿出那官差给的借寿钱,自己也借个百日寿命?”
王艄公犹豫再三,说:“三日,借三日就行。”
王艄公按灵镜和尚的指点,把那借寿钱重新包好,并在红纸上写明“借寿三天”,然后拖着病体走远了些,亲手将钱丢到了大路口。
说来也巧,这钱谁都没碰,最后偏偏被李差官捡了去。
要说那天,李差官拿了王艄公的修桥钱急往钱庄,路过赌场却迈不开腿了:灵镜和尚说我有场大功德,说不定晦气已尽,不如进去赌一把。赢了,可比利息来得快。结果他一进去,输了个干净。
这阵子,眼看约期要到,李差官觉得实在没脸去见王艄公,就想上吊,一了百了。没想到这天傍晚,他恍恍惚惚地走在大路上,不知怎么脚下一绊,一个踉跄,他定眼一瞧,嘿,又是一串借寿钱!
李差官捡起钱来端详,觉得这串铜子实在眼熟,让他不由想起了王艄公。突然,他心里一“咯噔”,王老哥真要借寿?只借三天,莫非他……念及王艄公一心造桥为民的善念,李差官实感惭愧,他不敢一死了之了,他得想法还钱啊!手里掂着三百铜子,耳里仿佛听到骰子响,李差官心眼又活了:不如最后赌一把!
进了赌馆,李差官竟然手顺得很,把把都赢。一赌到天亮,他数了数,嘿,又把修桥钱赢回来了!
“赌博三十年,各赢各的钱。”李差官劫后逢生,突然大彻大悟,“得,为了赌,自己差点丢了命不说,还险误了王老哥的善事,看来这赌非戒不可!”
出了赌馆,李差官忙往王艄公家赶,一路上挂念着老人家的身体,路过灵岩寺时,他心一动,将那串借寿钱供到了佛前:“菩萨可要保佑王老哥身体安康啊!”
到王艄公家已近午夜,王艄公躺在炕上,见了李差官,轻轻笑道:“别人都说你骗了我,但我不信。”李差官正羞臊得抬不起头,就听茅屋外阴风呼啸,接着,响起了两个阴恻恻的声音。一个拨着算盘,说:“这王李二人大限已至,马面,咱们这就进去领他们走吧!”另一个“哗哗”翻着账簿,突然惊叫:“不好,今日还有笔临时账没来得及入。牛头,王李二人的借寿账竟转去‘那儿啦!赶紧回去禀报阎君!”
王李二人正听得胆战心惊,外面又月朗风清,没了声响。天亮时,灵镜和尚赶来了,见了王李二人,不禁长吁短叹:“好险啊!”
要说昨夜子时,灵镜和尚在灵岩寺偏殿打坐,入定后,听风声四起,没想到是阎王到了寺前,要来“算账”。原来那会儿,李差官将借寿钱供到了佛前,等于借寿借到了佛身上,而善男信女在佛前的供奉,佛门是不能拒绝的,否则等于拒绝了众生的向善之心。
“佛寿无限,无增无减。”阎王来向佛请教,“怎么从佛身上减去这三天的寿呢?”
佛说:“王李二人之缘自造桥而起,桥虽死物,也有寿限,不如就由桥去还他们的借寿账吧。”
阎王闻听后躬身退出,又听牛头马面说:“王李二人寿限已至,桥还未造,怎么办?”阎王一挥手说:“依惯例,秋后算账吧!”
灵镜和尚听到这儿便出定了,眼看天已亮,他就跑来了。
“你们赶紧把桥造好。”灵镜和尚说着,拿出那串借寿钱,“这钱也物归原主,以作桥资吧!”
终于,白露那天,桥造好了。
见行人欢跃过桥,李差官挠头问:“桥怎么能还寿账呢?”灵镜和尚笑道:“借寿钱用在了桥身上,路人过桥节省的时间,便加倍转到了你们的阳寿上。”王艄公不解:“怎么是加倍呢?”
灵镜和尚合掌道:“因为与人分福,福则倍之。凡人为善,都会得到加倍回报。”